朱锦频用实际行动守护着村中的留守儿童-中国新闻出版署
点击关闭

乡村老师-朱锦频用实际行动守护着村中的留守儿童-中国新闻出版署

  • 时间:

马蓉辟谣怀孕传闻

「我的家人都反對,說我都退休了在家清閑一下不好嗎?但我就是閑不下來,只要是為孩子們好,我就會義無反顧地去做。」朱錦頻堅定地表示,雖然自己的做法無法得到身邊人的認同,但是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幫助農村留守兒童更好地學習,就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情。

記者了解到,目前,河口鎮內已有高潭、新華、北中、土枝、營下等村在村黨群服務中心開展留守兒童「免費輔導班」,每晚有200多名留守兒童參加。「我認為在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熱心人士加入到幫助留守兒童的隊伍當中,不只是幫他們輔導作業,這些人還可以教孩子們唱歌、繪畫、彈琴,培養他們的藝術潛能。」對於留守兒童輔導班的未來,朱錦頻充滿期待;而對於自己在留守兒童輔導班任教,朱錦頻態度堅定。「也許換做別的職業,我是不會再重新回到那個崗位的,但我真的很喜歡孩子們,和他們在一起我才覺得生活有了價值和意義。」

現在,每當夜幕降臨,高潭村的留守兒童們背着書包在黨群服務中心門口伸長脖子,等待朱老師的摩托車燈照亮眼前漆黑的村道,等待着他為自己開啟那扇通往知識的大門。

「在這裏,我可以和小夥伴一起學習,不懂就問朱老師,我學得很開心。」朱可越說。

時間隨雲聚雲散而不停流轉,曾經為教育事業貢獻力量的朱錦頻,如今也已步入花甲之年。退休后的他,在外人看來,更像是一名「農民」。「每次我去朱老師家,他不是在屋子旁的菜地里耕作,就是在照顧樓下的花草,讓人很難將他與教師這個職業聯繫在一起。」高潭村村主任朱統靈打趣地對記者說。

「朱老師的做法在河口鎮一些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河口鎮副鎮長鄧文達對記者說,河口鎮許多群眾對於朱錦頻義務為留守兒童進行課後輔導表示不理解,在這些人看來,不拿工資去教授知識,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在農村,許多父母外出務工,這樣做雖然能為自己的子女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和教育機會,但家庭成員尤其是父母角色的長時間缺位,導致大量農村留守兒童因缺乏家庭教育和有效監管,變得性格孤僻,不愛學習。

「人們都說老師像蠟燭,我願燃燒到生命最後一刻,照亮留守孩童們的求學路。」朱錦頻說。

然而,這樣的輔導班能夠持續多久,村民們從開班那天起就抱有憂慮,這樣的想法也一直困擾着河口鎮委幹部。「如果單靠鎮委、村委的經費支撐,那麼留守兒童輔導班註定不會長久。」全國人大代表、營下村村委書記李金東認為,要讓留守兒童輔導班長期開辦下去,必須引入社會力量的幫助,為鄉村的「補位教育」提供有力的資金支持。

重燃一次「教學夢」「當老師一直是我的夢想。」回憶起初次站上講台,朱錦頻的眼中泛着光。

「河口鎮的留守兒童輔導班模式是一種創新,是能夠被推廣至全國的鄉村教育經驗。」李金東還認為,留守兒童輔導班的開辦,是河口鎮以教育扶貧落實精準扶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戰略的一大創新舉措。「這一舉措能有效解決留守兒童教育缺失問題,補足農村教育短板。需要更多的社會力量參与,讓其擁有更長久旺盛的生命力。」

「開展留守兒童輔導班,等於是為農村的留守兒童開了一扇窗。這裏不但有良好的學習氛圍,還有專業的老師輔導他們做功課。」高潭村小學校長王石東對留守兒童輔導班稱讚有加。他表示,通過近幾個月來的課後輔導,學校中的留守孩童們的成績有了提高,作業的完成度和認真度大大增加。

為孩子們開門的,是退休老師朱錦頻。今年6月8日,在高潭村村委幹部的提議下,65歲的朱錦頻重新回到講台,成為高潭村留守兒童輔導班的志願老師。

    

重新拿起手中的粉筆,在夜晚為高潭村裡的數十名留守兒童點燃那盞照亮書本的燈,讓農村的孩子們也能像城裡的孩子一樣,享受到專業的輔導和親切的關懷,在朱錦頻看來,高潭村開辦留守兒童輔導班不僅能有效解決村中留守兒童的教育問題,更是讓自己的教學夢重被點燃。「退休后依然能延續自己的夢想,為孩子們教授知識,我感到很高興。」朱錦頻說。

作為高潭村留守兒童輔導班的主辦方,河口鎮委、鎮政府將輔導班的目標定為「讓全村兒童都開心地學習」。「讓村裡留守兒童能夠在課後集中注意力學習兩個小時,改變河口鎮農村教育越來越落後的現狀,這是我們的初衷。」河口鎮委書記葉涌華對記者說。

「我們很喜歡朱老師,他能夠解答許多我們不懂的問題。」河口鎮高潭村豐塘村留守兒童朱可越平日里由爺爺帶。過去,朱可越一回到家就拿手機玩遊戲,作業完成率很低。來到輔導班后,他不僅能按時完成每天的作業,還學會了提前預習功課,考試成績也因此有了很大提升。

小學四年級時,朱錦頻在自己心中暗下決心,立志成為一名鄉村教師。他認為,既然老師教授自己知識,自己也應該把知識傳承下去。1975年,朱錦頻如願成為了一名鄉村教師,先後在陸河縣河口鎮的多個鄉村小學任教。

葉涌華還表示,留守兒童輔導班為村中的留守兒童開了一扇學習之窗,而退休教師朱錦頻毫無疑問是這扇窗戶的守護者。不拿一分工資,每晚在村中奔波,朱錦頻用實際行動守護着村中的留守兒童,讓他們能夠有效率、有方法地學習知識。

白天扛着鋤頭去田裡耕地,晚上拿起粉筆為留守兒童輔導功課,朱錦頻的一天在日與夜、農田與課堂間轉換。為彌補農村留守兒童家庭教育的缺失,兩鬢斑白的朱錦頻再次站上教師崗位。做着外人眼中的無用功,圓了自己心中的教學夢。

將與輔導班同行致遠「晚上不再無聊了。」這是許多孩子對留守兒童輔導班的認識,在孩子們眼中,輔導班既是第二課堂,更是學習的樂園。

今年7月1日,廣東三溪教育運營有限公司黨支部舉行全域推進河口鎮留守兒童免費輔導班簽約儀式。根據簽署的協議,河口鎮委、鎮政府聯同廣東三溪教育運營有限公司計劃從9月1日起在全鎮範圍內開辦留守兒童免費輔導班。

「許多孩子回到家,沒有人督促他們學習,處在放養狀態。要麼躲在被窩裡玩手機打遊戲,要麼在漫山遍野間玩耍打鬧。」朱錦頻認為,教育與監管的缺失讓農村教育水平越發落後,也造成嚴重的安全問題。

文/圖:南方日報記者 韓安東 陳欣欣 實習生 陳鍇進

「那個時候,我下定決心要成長為一名合格的教師,讓每個鄉村的孩子都能接受到知識的洗禮。」朱錦頻說。

為留守兒童開一扇窗留守兒童的教育問題,拉大了城鄉教育的鴻溝,是困擾社會發展的一大難題。

開學第3天,高潭村的留守兒童們如約等來了村中輔導班的再度開課。自今年6月以來,早早吃完晚飯,背着書包守在高潭村黨群服務中心門口等待老師開門,已經成為了這些留守兒童的日常。

策劃:嚴亮統籌:南小渭

「留守兒童家庭教育的缺失,一直是我十分關心的問題。」朱錦頻表示,40多年的教書經驗,讓他深感農村留守兒童面臨的教育困境。「農村的留守兒童,大部分由爺爺奶奶照看。家裡沒人能輔導他們完成課後作業,也不能很好地引導他們利用課後的時間學習。」

「老師,晚上好!」9月4日晚上,汕尾市陸河縣河口鎮高潭村黨群服務中心裏,傳來孩子們整齊響亮的問好聲。原本寧靜的鄉村夜晚多了幾分熱鬧與生氣。

兩鬢斑白、皮膚黝黑,正是這樣一位喜愛務農的退休教師,在今年6月份,為了高潭村中的留守兒童們,重新站上了講台。

在輔導班上,記者看到,一整晚都有許多孩子將朱錦頻團團圍住,爭相提問自己不懂的問題,而朱錦頻都會耐心地為他們一一解答。

放下粉筆,朱錦頻也是農耕的好手,平時自己種植番薯、水稻、黑豆等農作物,自給自足。

今日关键词:希尔顿前CEO去世